从朱元璋争天下的策略谈今日做学问之方法

天下远比学问复杂。朱元璋还是个小势力时,听从谋士的建议,按照“高筑墙,广积粮,缓称王”的策略,最终赢得天下。今日之人做学问颇可以参考。今拟为“高筑垒,广结网,缓称师”。

高筑垒,就是高高筑起专业壁垒:做理工科的,就是技术壁垒;做文科的,就是标准壁垒。天下许多事情本没有对错,人与人的智力差异也没有很大,无非是有人做得早一些罢了。一方面,做得早的人就要建壁垒保护自己;另一方面,只要坚持努力,总会比别人多积累一点,天然就形成了壁垒。现今时代之困难在于技术更新太快,所以“学得快”或许也可以成为技术壁垒之一。

广结网有两个含义。一是结知识网络。因为当代的知识太庞杂了,所以那种修炼修炼再修炼,变强变强再变强,自出洞来无敌手的古代深度钻研模式其实已经很难在今日成功了。反倒是触类旁通、左右逢源的研究方式更容易产生成果。因为各个领域都太细分了,对于A领域好的方法,B领域的人说不定闻所未闻,你用了,一下子就甩原来领域的大咖们好几条街了。另一是结人脉网络。你再努力,即使不睡觉,又能了解多少学问呢?所以学问家的重点不仅在于自己做学问的日益精进,更在于知道自己浅尝辄止的领域中,谁靠得住、愿意提供帮助。这种“愿意”,在现今的时代往往也意味着有利益交换的可能。所以完全自己埋头苦干是不对的,沉迷于结交所谓“高质量人脉”也是没有意义的。

缓称师不是说不能带学生,毕竟开枝散叶、建宗立派是在许多行业做到一定程度时必须要走的一步。这里所说的缓称师主要是说慢点把自己,无论是心态上还是事实上,放到“师者”的位置。“吾爱吾师,但吾更爱真理。”师者其实是被挑战的对象,这个时代挑战尤其容易。心态上把自己当成“导师”,甚至公开标榜自己是“XX大师”,在当今更容易身败名裂,即使没这么惨,想要继续好好做学问也是几乎没有可能了。窍以为,IT以及人工智能时代的一大好处是可以让人工智能去背那个“师”的名头,而做学问的人可以继续悄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,就像大家都知道AlphaGo,但未必有几个人搞得清其核心原理是哪几位专家提出来的一样。

说了这么多,希望对于离开校园以后还以做学问或至少以读书、获取新知识为兴趣的朋友们一些启发。这个时代是做学问最好的年代——信息和各类资源唾手可得,但也是最差的年代——诱惑和喧嚣无处不在。愿我们都能不忘初心,在做学问的单纯快乐中远离当下的苟且,追寻自己的诗和远方。

写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